登陆

谋刺袁世凯、创立台湾首个政党,这位让柯文哲推重的医师干了这么多大事

admin 2019-08-09 254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昨日,柯文哲正式宣告组成“台湾民众党”。言论以为,柯文哲借此将自己与蒋渭水作了衔接。这一天是柯文哲的生日,也算是蒋渭水的忌日(5日)。更关键是,蒋渭水也建立过“台湾民众党”。那么,柯文哲为何如此推重的蒋渭水?

“要救台湾,先要救祖国”

蒋渭水的先祖是福建漳州府龙溪县的闽南移民。1910年,20岁的蒋渭水考入台湾总督府医校园(今台大医学院)。在医校年代,蒋渭水“多才略,而亦敏求”,在学习专门知识外,也有余力和勇气领导抵挡日本殖民统治的举动。

1911年辛亥革新迸发后,蒋渭水以为“要救台湾,非先从救祖国着手不行”,他发起台湾民众捐款给孙中山作革新经费,希望祖国强壮后克复台湾。随后,蒋渭水与苏樵山、杜聪明(台湾榜首位获得医学博士的人)、李根盛、翁俊明(中国国民党台湾省党部榜首任主委,影星翁倩玉的爷爷)等人相继参与中国同盟会台湾分会。

1913年,蒋渭水与翁俊明、杜聪明密议,方案用霍乱细菌到北京刺杀袁世凯。但他们抵达北京后,发现自己人生地不熟,无法挨近袁世凯,终究抛弃了暗算方案。

当年末,孙中山革新失利后赴日本。路过台湾时,蒋渭水急迫希望觐见中山先生,但由于殖民当局忌惮孙中山的影响而未能如愿,但他得到了孙中山热心的回信和赠送的“(中华民国)开国纪念章”。

蒋渭水不仅是革新家,他的本业是医师,还在台北大稻埕开设了大安医院。此外,他仍是个商业奇才。1917年,他获得家园宜兰名酒“甘泉老红酒”(今称红露酒)的代理权。1921年,蒋渭水在大稻埕开端运营春风得意楼,该酒楼名列台北大稻埕四大酒家,而他也使用作业之便,常常约请医师、学生与社会运动人士在酒楼评论台湾社会弊端与兴革办法。

“若要做,有必要做一个规模较大的集体才好”

综观蒋渭水的终身,他有4项作业影响了台湾:创建榜首个全台性谋刺袁世凯、创立台湾首个政党,这位让柯文哲推重的医师干了这么多大事的文明安排“台湾文明协会”,创建榜首份台湾人的报纸《台湾民报》,创建台湾榜首个现代含义的政党“台湾民众党”,创建榜首个全台性的工会安排“台湾工友总联盟”。

1921年,受五四运动及《新青年》杂志的影响,台北医校园前进青年决议在台北筹组“全台湾青年会”。在筹集资金时,他们认识了蒋渭水。蒋渭水说:“不做便罢,若要做,有必要做一个规模较大的集体才好”。就这样,“台湾文明协会”应运而生,开端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进行文明启蒙运动。

该年年末,在文明协会会报榜首期上,起亚k9蒋渭水写下妇孺皆知的“临床讲义”,也便是他给其时台湾的“诊断书”。他说台湾人是“世界文明的低能儿”,属“缓慢疾病”,“本质纯良,应及时适当地医治,要是疗法不对又荏苒延迟的话,会不可救药,有去世的或许。”他给台湾的处方是:“正规校园教育,最大量;补习教育,最大量;幼儿园,最大量;图书馆,最大量;读报社,最大量。”

依据台湾作家杨渡《有温度的台湾史》记载,其时,文明协会的活动主要以文明讲演为主,而蒋渭水兴办的《台湾民报》则作为宣扬东西,使用台北、新竹、台中、台南等地建立的“读报社”,宣扬新知理念,并四处举行讲演,建立文明书局、文明剧团,举行有关前史、法令、卫生等方面的讲习会。1925年、1926年的听众即达23万人之多。

虽然文明协会定坐落文明集体,不触及政治,但文明启蒙运动让台湾民众逐渐觉悟,觉悟的思维又化为力气,“似乎必欲采纳举动,才干处理心里的无力感一般”。

1927年1月,“台湾文明协会”正式割裂,蒋渭水退出后建立了“台湾民众党”,倡议地方自治和言论自由。该党的党旗与中国国民党的党旗极端类似。“台湾民众党”不止一次向国际联盟谋刺袁世凯、创立台湾首个政党,这位让柯文哲推重的医师干了这么多大事控诉日本在台湾贩卖鸦片与“雾社事情”。

蒋渭水深受中山先生学说影响,中国国民党其时的“联俄容共、搀扶农工”等主张也影响了“台湾民众党”走向,这也引发了日本殖民当局不满,1931年日本总督府勒令闭幕台湾民众党。

在蒋渭水自己运营的文明书局(在大安医院旁)内,整天都有两名间谍监督,“台湾民众党”闭幕后,间谍添加到了6名。而他还被视为台湾政治社会运动的榜首指导者,被日本殖民者以为“鼓动民族恶感”。为此,他终身受逮捕、软禁达十余次。

“同胞须联合,联合真有力”

1931年8月5日,蒋渭水因伤寒病逝于台北医院,终年40岁。他临终前立下遗言:“台湾革新社会运动,已进入第三期,无产阶级的成功火烧眉毛。凡我青年同志须竭力斗争,而旧同志要加倍联合,活跃的帮助青年同志,希望为同胞解放而尽力。”

他的战友张晴川描述他去世时“悲伤身外一无余,剩得萧条数卷书,儿女遗孤犹在读,亲友同志痛何如”。他留下弱妻与冲弱,租来的房舍被追讨,连家中仅有值钱的电话也被抵债,遗眷需要靠同志捐献的奠仪日子。

蒋渭水的德配是童养媳石有,两人终年分家两地。1911年,蒋渭水在东荟芳酒楼认识了艺妓陈甜,不久,陈甜嫁给蒋渭水,成为其侧室。蒋渭水过世后,陈甜年仅32岁,她在台北慈云寺落发,1986年病逝,享寿87岁。

1931年8月23日,台北永乐町(今迪化街)永乐座举行了“故 蒋渭水先生之台湾大众葬仪”谋刺袁世凯、创立台湾首个政党,这位让柯文哲推重的医师干了这么多大事,场内有蒋渭水遗像,两旁有“精力不死”“遗训犹在”“大众干城”“解放斗将”及以“大、众”为词首的挽联——“大义受台甫,谋刺袁世凯、创立台湾首个政党,这位让柯文哲推重的医师干了这么多大事生据大安作营阵,死埋大直,大梦谁先觉;众民归众望,功凭众志以成城,力排众难,众醉君独醒”。

其时参与这场葬礼的约有5000多人,还有从上海、南京、广州、厦门与东京、京都等地来的吊慰电文2谋刺袁世凯、创立台湾首个政党,这位让柯文哲推重的医师干了这么多大事00余件。当天移灵时,突降大雨,但“送葬大众无人退避”,将他安葬在大直山公墓。2015年,其骨灰被迁藏至宜兰,安葬处定名为“渭水之丘”。

蒋渭水曾自比为“文明钟鼓手”与“文协机关手”,但实际上他是台湾文明启蒙运动的“台湾新文明运动之父”。他留下的名言“同胞须联合,联合真有力”,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有识之士。

柯文哲曾多次表达对蒋渭水的敬重之情。现在,他借用蒋渭水的“台湾民众党”姓名,除了蒋家后人并不支撑外,言论也多不看好这一党派的出路。对柯文哲而言,能借用祖先的党名成果自己的功名,把同样是医师的蒋渭水拉来为自己背书,为自己在政界拓荒立锥之地,恐怕才是真实意图。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